您现在的位置: 海洋中国 > 

水溶塑料袋的艰难问世

发布时间:2018-09-19
放大缩小

普通塑料袋用途广泛又极难降解,这些留存在环境中的“白色污染”,成为全球性海洋环境保护的难题。近年来,诸多沿海国家颁布法律,实施“限塑令”“禁塑令”,那么拿什么替代塑料袋?最近,智利一家公司给出了解决方案。

这家智利公司总经理罗贝托·阿斯泰特,在首都圣地亚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一遍遍地演示着塑料袋5分钟后溶入水中的过程,并口服了溶解后的溶液,全球800多家媒体纷纷报道。殊不知,这项专利的发明者,实为我国华南理工大学的教授崔跃飞。

众里寻它千百度

崔跃飞团队自2002年开始便致力于研究环保塑料。  

20世纪90年代,正是中国经济大发展的时期,对塑料材料的需求暴涨。崔跃飞说:“到了2002年左右,一些大型电器企业每年塑料用量几万吨,他们想寻找材质好、成本低的塑料,但两者很难兼顾,只能添加一些不太环保的低廉原料。”

2002年开始,崔跃飞带领团队开始转向研发环保塑料。  

“前前后后,大约经过近500种原料的筛选,终于找到了无毒无害的原料用于配套制备水溶性塑料。2008年完成了实验室的验证实验。”崔跃飞说。

崔跃飞找到的这种材料——聚乙烯醇,就是智利公司展示的水溶性塑料袋的生产原料。

反复实验终成功

“通俗地讲,聚乙烯醇也是塑料,但没有热塑性。”崔跃飞比较聚乙烯醇与普通塑料的区别:普通塑料经过加热达到熔点,变成液体,再通过模具凝固成型,属于热塑性。而没有热塑性的聚乙烯醇,熔点是220~ 230℃,他们对聚乙烯醇进行加热,可没到熔点,才到180℃就开始分解了,待到190℃以上不但分解还会产生剧烈的交联,结果整个设备都被黏住了。

于是,崔跃飞团队想尽办法,研究如何让聚乙烯醇像塑料一样成型。他们先把聚乙烯醇原料融入水中,变成液体,而后流动到干燥带上烘干,再把烘干后的薄膜剥离下来,最终获得了聚乙烯醇塑料袋。这个方法称为溶液流延法,是目前国内外比较成熟的聚乙烯醇薄膜生产技术和工艺。  

“聚乙烯醇很大的一个特点是无毒无害。”崔跃飞说。国外材料研究者对聚乙烯醇做了大量试验,如使用聚乙烯醇薄膜喂鱼,四五个月后,对鱼没有任何影响。投喂小白鼠,48小时之内,98%的聚乙烯醇可以通过小白鼠的粪便排出,其他通过小白鼠的尿液排出。同时,研究者们还对聚乙烯醇是否具有急性中毒、中期中毒、长期慢性中毒等进行实验,均没有发现呕吐、腹泻、致癌性、基因毒性、繁殖等影响。

聚乙烯醇还有一大特点,它可以实现生物降解,属于环境友好型材料。

寻求转化遇知音

虽然聚乙烯醇薄膜生产技术和工艺比较成熟,但投资大、能耗高、产能低、效率低。从研发成功到完成技术验证试验,再到产业孵化,尽管对技术的“落地”周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等待的漫长仍是崔跃飞没有想到的。  

直到2015年,崔跃飞与广东聚石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双方约定,项目孵化前期投入,包括场地、人员、设备、原料、相关测试、认证等全部由公司负责。

2016年4月,第一批中试量产原料产品生产出来时,正好遇到智利人罗贝托·阿斯泰特。他说他已经在中国寻找可溶塑料两年多了。考虑到该公司在美国、南美市场的推广渠道及推广经验,崔跃飞决定和这家智利公司合作。

期待国内拓市场

据了解,智利每年消费34亿个塑料袋,相当于每人每年使用200个。平均每个塑料袋使用时间大约为15分钟~30分钟,而每个塑料袋需要花费超过400年的时间才能降解。  

今年7月初,智利宪法法院在一项裁决中支持商业领域“禁塑令”,为智利成为南美洲第一个“禁塑”国家扫清了障碍。崔跃飞对可溶性塑料在智利的推广充满信心。

“我们现在主要针对海洋性国家进行推广,如澳大利亚、新西兰、菲律宾、智利等。这些国家都非常重视,并且有实质的行动。”崔跃飞说。海洋污染是严峻问题,每年有约800万吨塑料流入海洋,导致很多海洋生物死亡。“虽然,可溶性塑料袋还不能取代全部塑料用品,但其前景广阔。”  

谈及在中国的推广,崔跃飞说,仅有技术,没有合适价格、没有市场认可,就难以推广。目前,通过技术革新,聚乙烯醇塑料袋单价可以降到普通塑料袋价格的1.5倍,但在市场竞争中利润太薄,愿意参与的企业不多。而且,关键是理念和环境还需要培育。比如,国外很多超市水果、蔬菜不带水,在中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标准。

“我们希望政府引导支持,出台相关配套政策,遏制海洋塑料污染的趋势。”崔跃飞说。

文章来源:中国海洋报
责任编辑:闫景臻

相关阅读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