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海洋中国 > 

REMP:开发还是保护?合作还是竞争?

发布时间:2018-05-29
放大缩小

国际海底管理局秘书长Michael Lodge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 指出全球第一个REMP位于CC区(图/中国网 舒珺)

“如果满分10分,您给人类在海洋方面的勘探、科考活动打几分呢?” 记者在“西北太平洋三角区富钴结壳区域环境管理计划”国际研讨会上采访国际海底管理局秘书长Michael Lodge时问道。Michael Lodge稍作思考后,谨慎回答道:“2分”。

事实上,人类所从事的探海活动少之又少。虽已在海底发现了不少富钴结壳、多金属结核、热液硫化物、稀土等珍贵的自然资源,但这些发现与深海大洋矿藏之丰富相比,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就深海生态这一点来说,目前,人类仅针对5%的海底进行过调查,某种程度来讲,这样微薄的了解程度还不到1分。

在人类极有限的认知中,全球海山分布最密集的区域——西北太平洋海山区保留了现今海底最古老的大洋地壳和海山群,也是全球富钴结壳资源最为富集的区域。海山富钴结壳不仅为海洋生物提供了独特的生活环境,同时也是过去6000万年海洋和气候史的记录仪,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

海山是指大洋中从海底突起的、高度超过1000米的巨大隆起地貌,不同海山顶部距海平面的高度差异不同,简单来说,可将海山分为浅水海山、中深度海山和深水海山。

深海海山剧烈变化影响了海洋环流,也能使我们了解到一系列显著的海洋动力环境特征,如泰勒柱、海山反气旋驻波等。这些复杂的动力环境导致海山区的水体和海底均拥有显著不同于大洋其他区域的独特生态系统。海山区的生产力、浮游生物、游泳生物和底栖生物在生物量、丰度、多样性等方面的巨大差异,这就是“海山效应”。

海山环境在深海生态系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海山区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其中还不乏一些“稀有物种”,不同海山生物群落之间也存在联系,人类活动可能导致该区域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和生态系统功能的退化。

“我们现在对海洋的研究还处于勘探阶段,如果涉及到开采的话,将会对海洋有两个方面的影响”,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王春生告诉记者,“从海底环境方面来讲,许多海底生物附着在岩石、结壳的矿物上维持生命,一旦进行开采,这些生物会由于温度和压力的变化而死掉;另一方面,矿物从深海被开采到水面,经脱水后产生的尾矿排放至水里,对上层水体环境的生态系统也有影响。”

因此,在深海生态系统研究和开发前的准备工作中,环境评价是重中之重。王春生说,海底生物的生物量、丰度、多样性及分布情况需要有完备的研究结果,才能确保人类对深海的探索保持“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平衡”。

这个“平衡”出自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以下简称大洋协会)秘书长刘峰之口。2017年8月,在国际海底管理局23届大会期间,中国大洋协会举办了“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平衡”主题的边会,刘峰在会上介绍了近期中国在富钴结壳合同区的有关工作,并初步提出合作开展西北太平洋富钴结壳三角区的区域环境管理计划(REMP)的倡议。

这个倡议的提出并不突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管理局应制定适当规则、规章和程序,以确保对海洋环境的切实保护,管理局法律与技术委员会应向理事会提出关于保护海洋环境的建议。因此,国际海底管理局在《指导承包者评估“区域”内海洋矿物勘探活动可能对环境造成的影响的建议》中指出,在“区域”内签订勘探矿物合同的承包者具有保护海洋环境的义务,要求承包者收集海洋环境基线数据,建立环境基线,提供依照其评估勘探工作计划的活动方案可能对海洋环境造成的影响,以及要求承包者制定监测和报告这些影响的方案。

2012年7月,国际海底管理局通过了《“区域”内富钴铁锰结壳探矿和勘探规章》,为海底富钴结壳资源勘探提供了制度保障。直至2018年4月,管理局与5位承包方签订了富钴结壳勘探合同,其中,中、俄、日、韩的4个合同区,位于西北太平洋海山区,毗邻日本、密克罗尼西亚、马绍尔专属经济区和美国国家海洋保护区。

刘峰在西北太平洋三角区富钴结壳区域环境管理计划国际研讨会现场做中国深海环境政策和实践的报告

前文提到,在“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平衡”边会中,刘峰初步提出了合作开展西北太平洋富钴结壳三角区REMP倡议。为了减少或避免人类活动对该区域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功能的破坏,制定合理的海洋管理计划是有效和必要手段。区域环境管理计划的目标,是为管理局的有关机构以及承包者及其担保国提供积极主动的划区管理工具,以支持兼顾资源开发和养护的知情决策。

“类似于海洋区域的功能区划,哪些地方需要保护,哪些地方可以开采,一目了然”,刘峰简明扼要地用“功能区划”四个字解释了REMP的功能。西北太平洋13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海域给每一个国家独立完成环境基线资料的数据整合与识别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困难。13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中,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分别有3000平方公里矿区,每个国家都对自己的矿区做了大量调查。就我国而言,仅“蛟龙号”一台潜器就曾21次分别下潜至我国合同区海山区。但是,仅3000平方公里的区域无法看到西北太平洋三角区整体生态状况分布情况。

刘峰大致概括了三角区的位置,中、俄、日、韩四国合同区主要集中在二岛链以外、关岛以东,每个国家都掌握着一定数量的本国合同区域数据,合作开发,数据交流能够使周边各国更好的对三角区域的资源环境进行保护和开发。也因此,共同收集、分享生态环境基线数据的国际呼声也越来越高。

《公约》规定,“区域”是指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海床、洋底及底土,“区域”内资源的一切权利属于全人类,由国际海底管理局代表全人类行驶。由于国际海底管理局没有能力进行“区域”内科学调查和数据收集工作,因此,国际海底管理局只能依靠合同承包者,而各个国家也有义务对 “区域”进行有效的功能区划,明确可开采区域后,管理局方可给合同承包方颁发开采许可。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符合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已经正式写入联大决议。十九大报告也为我们积极参与全球秩序与环境治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了新的目标和任务。这一决议符合了《公约》中提到的,“深海是全人类的共同继承财产”这一明确的概念,上述三条原因与十九大报告的重要精神汇聚在一起,最终促成REMP倡议的执行。

2018年3月,管理局第24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也制定了《关于制定“区域”的区域环境管理计划的初步战略报告》,提出了REMP的广泛目标和指导原则,Michael Lodge也欢迎中国大洋协会与其他承包方及相关国家和组织合作制定太平洋富钴结壳区环境管理计划。

“过去我们虽然在这方面宣传很少,但一直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做事”,刘峰感慨道。

西北太平洋三角区

目前,国际海底管理局制定了唯一一个区域环境管理计划,即克拉里昂-克利伯顿断裂区(CC区)REMP,于2012年7月第18届管理局会议核准了该计划,并决定先执行三年,法律和技术委员会于第22届会议对该计划进行了审查。

国际海底管理局制定的即克拉里昂-克利伯顿断裂区区域环境管理计划,是目前唯一的现行的管理计划,计划试行时间为3年。该计划在2012年7月举行的第18届管理局会议中进行了核准,并在22届管理局会议中通过了审查。

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许学伟告诉记者,CC区平均水深5000m,底质较平,而西北太平洋三角区海山多,二者虽环境条件不同,但CC区的技术和经验可以应用到三角区。同时,经验证明,各国建立共同的环境保护的目标才能更有效的对三角区进行开发。

“西北太平洋海山区的四个承包方之间有竞争也有合作。因此,中国最早提出与国际社会共建REMP,体现中国在该区域深海勘探开发领域的领头作用”,许学伟对记者说,“如果未来2-3年可以把这项工作推进,形成大型区域性的国际合作,那么对整个西北太平洋三角区的生态环境探索将大有裨益。”

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副主任邬长斌也很兴奋,他说,“REMP促成以后,我国可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我们可以利用完备的技术装备体系进行探测,这些也为今后开展三角区工作奠定了扎实的技术和数据基础。”

目前,中国大洋协会、俄国联邦政府、日本石油天然气和金属公司、海洋资源研究公司和大韩民国政府已在西北太平洋取得了富钴结壳相关的部分数据和初步成果,管理局正在收集、汇编和分析现有环境数据,建立合同区环境数据库,为科学制定REMP提供数据支持和平台。

截至记者发稿,第一次西北太平洋三角区富钴结壳区域环境管理计划国际研讨会正在中国青岛举行,Michael Lodge谈到今后的规划时对记者说,“国际海底管理局还设置了更多的会议,今后,还将在波兰等地举办更多场探讨会,力求早日与各承包方、国际组织和科学及法律专家等合作,提出和制定REMP,尤其是环境特别受关注区的划区依据与方案,更好地履行其“区域”环境保护责任,保护全人类的共同继承财产”。(文/舒珺)

文章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舒珺

相关阅读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