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洋中国

外交家厉声教病逝 各界沉痛悼念

发布时间: 2017-09-04
放大缩小

2017年8月6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我国资深外交官、国际法学家、中美问题专家、南京大学杰出校友厉声教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遗体告别仪式8月16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厉声教同志逝世消息甫出,社会各界通过不同形式沉痛悼念,外交界与学界知名人士纷纷撰文,回忆厉声教同志,现摘登部分内容(排序不分先后):

厉声教同志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王颖

厉声教是一个很出色的外交家,他英语非常好,专业也很扎实。他一辈子兢兢业业,不求名,不求利,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学者型外交官。厉声教对周恩来总理主持外交大政与成就,是钦佩、信服与忠诚执行的。可以说,他遵守我国外交工作的原则与作风,终生不渝。在担任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期间,他主管侨务,对华侨十分关心,为他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在多伦多华侨中很有口碑。他忠贞爱国,且很有情趣,思想境界也很高。作为外交官,他宣扬了国家,团结了人民,他的逝世是一个损失。声教同学忠贞爱国、无私奉献,是我们的榜样!

厉声教同学是1952年9月考入南京大学地理系学习的,他来自上海。当年招收的80名地理系学生中,有近30名以上来自上海,多为指导志愿,一来校就闹情绪,要求转学,而厉声教同学是自上海考入南大,进地理系却是自填志愿,从未闹情绪。他在地理系学习经济地理专业,当年,地理系政治辅导员李乾亨老师认为厉声教同学是可造之才,对他多有关照。他人非常挺秀,篮球打得特别好,是南京大学篮球校队的主力队员。他学习成绩优异,英语也非常好。

大学毕业后,厉声教同学与同班三位同学被分到外交系统工作,他在外交部,另两位在外交学院,一位少数民族同学在云南省外事部门工作。但是,在外交系统坚持工作下来,直至退休的是厉声教与陈宗德两位同学,当年均为品学兼优,诗书传家的学子。

1970年代中期,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郭敬辉副所长、瞿宁淑秘书长与国家海洋局联合组织一批中青年海洋学者在大连黑石礁宾馆撰写“中国海洋地理”专著,当时听说请到了外交部条法司的有关领导到会,介绍国际海洋法谈判情况。报告开始后,才知来的是老同学厉声教,我们十分高兴。他系统地讲述了海洋法内容、原则与谈判成就,使我们对海洋法有了较多的了解。期间,他还向老同学介绍了瑞士会议内、外的一些轶事,相聚甚欢!

我是1979年由教育部派往加拿大首批留学的三位学者之一,1980与1990年代,与加拿大海洋研究与教育部门多次合作,常赴加拿大工作。当时,厉声教同学任中国驻多伦多副总领事,我们有机会在多伦多市会面,我在加拿大的小女儿朱耕亦在多伦多市参与华人活动,深知在多伦多聚集的华人很多,无论来自大陆或台湾的华侨均为厉声教热心支持华侨活动而竖大拇指,众口皆碑地钦佩。我们也十分敬佩他勤奋努力的工作作风。

南京大学2014年5?20校庆期间,“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专门邀请对我国边海事务有杰出贡献的条法司前副司长厉声教同学到校作专题讲演,学术报告会在地理海洋学院大讲堂隆重举行,有几百名专家教授研究生到会听讲。声教讲了南海问题、中国边疆外交问题,也讲了个人在工作中的成长经历以及对周总理老一辈外交家的怀念。他的报告给与会人员以深刻的教育。当时我感到他的身体与精神已不如前。

南京大学地理系1952-1956年同班同学,毕业30周年、40周年、50周年常有聚会,声教都热心地赶来南京,与大家一起欢聚,回忆年轻时的快乐时光。如今他一下走了,确实使人难以接受。我们深切怀念老同学与老师长,怀念朝气蓬勃的年轻时光。厉声教学长,安息吧!你的精神与友情常留于我们脑海与胸怀!

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欧阳玉靖:

惊悉厉老不幸病逝,深感痛惜。我与厉老相识多年,厉老曾在条法司专门负责边界与海洋事务及外交谈判工作。2009年3月边海司从条法司分立出来后,这部分业务即划归于边海司负责。厉老是我们为数不多的老同行、老前辈之一,在历届条法司同事中都很有口碑,我们都非常敬重他。厉老是我国从事边界与海洋事务工作的外交官中硕果仅存的老专家,他的逝世令人痛惜。

我与厉老接触最多的时候还是他从外交岗位上退下之后。厉老退休后,还一直关心边海业务工作,和我们有过很多方面的合作,为部里做了很多调研工作,包括60年代中缅边界谈判、南海问题及外交史方面的研究,也为我们写了不少内部调研报告。亲历过去那段历史的人现在已经很少了,厉老留下来的东西还是很珍贵的。

厉老是学地理出身的,他十分喜爱对各种国内外地图资料进行整理和研究。当时有一些地图出版社经常给司里送来一些新出版的地图、地图册等各式地图书籍,我那时吩咐司里的同志,外面送来的最新地图资料,先给厉老拿去研究,剩下的再放到处里去留存。

我与厉老2014年曾共赴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中心讲学,不过那时的厉老已力不从心,我们看到后也很心痛。

厉老高风亮节,淡泊名利,一生为人坦诚,默默奉献,为国家的条法与边海事业作出了大量的贡献。特别是退休后,仍继续积极地为国家边海事业发挥余热,“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是厉老的真实写照,这种忘我的精神必将激励我们在新的时期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们也将永远铭记他!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象中心原主任李泽春:

声教是一名杰出的外交官,代表国家参与了多个重大的国际谈判,并获得了周恩来总理的肯定,是我们市西中学最杰出的同学之一。

我和声教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了。我们是上海市西中学的同班同学。少年时期的声教是我们市西的明星人物,他不仅学习好,篮球也打得特别好,球技在整个上海市都小有名气。后来我参军了,声教考入了南大,毕业后又进了外交部,我们天各一方,失去了联系。但一次我在瑞士日内瓦出差时听到了他的消息,了解到他在外交部条法司,于是我后来就去外交部找到了他。就这样,我们在北京又联系上了。此后多年,我时常与声教在他家相聚,纵论天下,甚是开心。

声教为人,光风霁月,至真至纯,从来“事无不可对人言”。他于功名利禄并不如何计较,终其一生都保有一颗勤勉务实,淡泊宁静的赤子之心,这固然令他长葆谦和沉着的气度,却也令人误以为是因他过得一帆风顺。唯有真正懂得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不动声色”,是遭遇过多少磨难与坎坷后的淡然。现在他已然仙去,我们在哀伤之余,不由得都认为,较之于他丰溢的才华与贡献,他这一生,终是歉收了。

草书一联,聊作吾辈对老友声教的惋惜怅叹:

钟鼎管库,八十年尘网归去来。

翰墨风烟,三千里明月共悲欢。

外交部原翻译室主任、中国原驻卢森堡大使、著名外交家吴建民夫人施燕华:

惊悉声教不幸去世,十分难过。我和建民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曾和声教同事一段时间并建立友谊,特别是他们俩曾一起参加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工作,经常互相切磋。声教对工作的细致认真令人钦佩,对一些问题都能把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建民生前也经常和我谈起他,称赞他为人正派,事业心强。退休后我多次在外交部与他同桌吃饭,发现他仍为外交部国际法方面的人才培养殚精竭虑。

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外交部条法司原司长、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黄惠康:

惊悉厉老不幸辞世,深感悲痛,遥致哀思。厉老对国家的外交条法事业贡献良多,海内外条法人将永远铭记在心。厉老对司里的工作十分关心,特别是为整理司史竭尽心力。现在悬挂在司会议室的条法司简史就凝聚了他老人家的智慧和奉献。

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原国际业务部总经理邹一民:

惊悉老战友厉声教同志驾鹤西去,深感悲痛,沉痛哀悼!厉声教同志一生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上认真负责,敢于谏言,勤奋刻苦,努力钻研,学习和掌握各种新知识。在政治运动中,为人正直,不随波逐流、虚伪冷漠。在日常生活中对人和善,生活纯朴,与人无争。尽管老厉曾受磨难,但他仍能乐观从容地面对一切,他是个坚强乐观的人。

外交部条法司原副司长王宗来:

痛失亦师亦友厉老

王宗来

厉精图治壮山河,

老马识途百战多。

千难万险何所惧,

古道热肠堪楷模。

中国驻约翰内斯堡总领事阮平:

我和原条法司同事对厉老去世都倍感伤痛,我们失去一位老师长,老朋友、老大哥。正如我们敬送花圈所书,我们都是他的弟子。无论我们在何处任职、处于何岗位,我们不会忘记是厉声教手把手把我们带入门,扶上马,督启程。他永远是我们最敬重的领路人。他为人谦逊、没有架子,深受我们年轻人喜爱,他不势利、正直让我们钦佩,他看问题全面、分析事件深刻,他严谨的工作作风则让我们一辈子受益。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裕国:

惊闻厉老仙逝,不胜悲痛,哀悼之情,难以言表!厉老温良敦厚,博学儒雅,提携子弟,视如一家。共事数载,受教非浅,为友一生,细雨春风。今此一别,天地相隔。惟愿厉老,一路走好,天国仙境,永世快乐!

外交部条法司是个群英荟萃的地方。能让这些哥们奉之如师如友,几十年不离不弃,只有厉老!其真性情待人,真性情做事,没有矫饰,没有心机,这品质在上一辈外交官里(就我所见所识)绝无仅有,以至于与其相处,常常使我反躬自省。为人能纯净如斯,纯真如斯,堪为楷模!厉老远行,吾辈何处再寻仁兄!呜呼!

一个多年的印象反复涌上心头:厉老如果做个大学教授会是什么样?一定非常好,非常开心,非常有成就,反正到外交部是入错行了,委屈了,屈才了。记得一事,我们边界处在国内地图的编印上是有发言权的,多年以来,曾有一著名的论战。在中英文对照版的中国地图上,英文地名中的通名部分(如西藏自治区中的“自治区”、王府井大街的“大街”)是用汉语拼音还是用英文,始终在争论。地图出版社持谭其骧的观点:中国地图的地名一定要汉语拼音,用英文词是殖民地意识,以厉老为代表的外交部观点则坚持:英文版的通名部分当然应该用英文词,不然外国人怎么看得懂?!我们当时还在调侃:用汉语拼音给地图出版社写一封信,看他能不能看得懂。厉老对此曾做了大量研究并写下很多文字,实事求是,坚持真理。虽然至今仍有“XX Dajie”的笑话,但我始终认为真理在我们这边。

杨振宁之妹杨振玉:

惊悉声教病逝,很惋惜,也很难过。他有一个精彩的人生。

声教出身于高级知识份子和社会名流家庭,受到良好的文化薰陶,成长的过程中除学业外,还兴趣广泛,球类、音乐都是他的爱好。他家教很严,这规范了他的人生价值观。

我印象中市西中学的厉声教同学,不多言语,身手敏捷,善打篮球。入南大地理系后,不但外文长进,并且有机会踏遍祖国锦绣河山。以后到加拿大任副总领事,经历了东西两方文化、社会结构等等的相互融合相互碰撞,其间对他个人的影响可想而知。

我特别感动的是他的亲情和友情,这反映出他的人品。

晚年的声教开始着手整理他一生的外交日记,我很佩服他的记忆力以及思维的条理性,如若得以出版,相信会有不少读者的。此外,声教还认真地编辑了多期市西五二级通讯,使晚年的我们,找回了半个世纪以前同窗的情谊,这份执着,让人感动不已。声教曾建议我回京和市西老同学相聚,遗憾的是我再也看不见他了。

外交部:

厉声教同志在外交部及驻外使领馆工作期间,认真执行党和国家的外交路线,努力开展外交活动,注重调查研究,实事求是。他光明磊落,襟怀坦荡,工作勤奋,尽职尽责,默默奉献,廉洁奉公,艰苦朴素,诚恳待人,作风正派。退休后,厉声教同志仍然十分关心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事业,衷心拥护党中央的领导,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厉声教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把毕生精力全部贡献给了他为之奋斗的共产主义事业。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同志、好干部。我们要学习他的优秀品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责编:姚茜、李源)

文章来源: 人民网
责任编辑: 奚婷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