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洋中国

同一座海山 不同的世界:"蛟龙"两探珍贝海山区

发布时间: 2017-05-02
放大缩小

布放蛟龙号载人潜水器

这里的天气,有时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有时是云开日出,阳光明媚。

这里的海底,一边是悬崖峭壁,一派萧条,一边是珊瑚、鲨鱼,生机盎然。

4月29日~30日,蛟龙号“背靠背”两探南海中部珍贝海山调查区,取得的地质、生物和海水样品,将采样篮塞得满满当当。这些获得的样品和数据对于开展新生代南海海山链成因、南海构造演化以及南海生物多样性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风浪来个下马威

4月29日清晨,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母船——“向阳红09”船一路劈波斩浪抵达南海中部珍贝海山调查区。

6时54分,全体人员就位。主驾驶张奕、副驾驶唐嘉陵和下潜科学家石学法早已在蛟龙号内坐定,仔细检查舱内设备情况。

“报告总指挥,甲板人员准备完毕。”“潜水器人员准备完毕。”“水面支持系统人员准备完毕!”

“布放潜水器!” 7时12分,现场指挥部总指挥邬长斌一声令下,挂吊缆、拆限位销、吊起潜水器、布放入水、摘吊缆……一切都在顺利进行。

突然,海上风云突变,海浪越来越高,水流越来越急,船体开始无规律摇摆。蛟龙号在海流中变得越来越沉重,不断增大的阻力使拴在蛟龙号上的笼头缆越绷越紧……

据随船预报员胡金磊介绍,当时的浪高约1.5米,涌浪两米,阵风已经达到6级,这种海况给蛟龙号下潜带来的很大挑战。

“虽然海况较差,但是之前也经历过,所以并不慌张。”此时,蛟龙号一会儿被抛上浪峰,一会儿又被拽进谷底,舱体摇晃剧烈,而这一切,仿佛与张奕无关。她双手紧握驾驶杆,操作蛟龙号在波峰浪谷间开始下潜。

9时02分,蛟龙号成功抵达预定深度,开始沿着珍贝海山一条断面开始近底调查和观察。

历尽波折终得珍贵样品

深海之中,伸手不见五指,蛟龙号抓取样品,只能借助自身上的灯光照明,作业难度可想而知。

抵达作业点后,蛟龙号一直处于爬坡状态,行进过程中虽然发现有许多岩石,但是几次抓取都无功而返。

“这个地区的岩石质地较硬,且生长在陡峭的海山之上,蛟龙号只能在海中悬停作业,机械手掰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张奕说。

见此情景,一旁的蛟龙号“老司机”唐嘉陵不时提醒张奕操作机械手要领,指导样品抓取。

随后,张奕再一次操作着蛟龙号向海山靠近,机械手缓缓伸出,像一只水母伸出的长长触手,一把抓住一块凸起的岩石,麻利地放进取样篮。

“成功了!”石学法紧紧盯着观察窗,专注地看着海底作业景象,目睹岩石样品成功抓取,脸上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对于一位经验丰富的海洋地质学家来说,石学法对深海大洋十分熟悉,但是从前只是通过录像观察海底地形地貌,现在能置身其中,让他非常珍惜。作业过程中,他一边拍照摄像,一边记录作业点位,忙得不亦乐乎。

15时01分,蛟龙号完成作业任务,开始抛载上浮。

1小时12分钟后,蛟龙号浮出水面,涌浪与乌云也让路了,一缕阳光照耀在蛟龙号上,他们眼前闪现出“向阳红09船”那熟悉的身影,他们终于看见了蓝天、白云和海鸥。

16时47分,蛟龙号顺利回收至甲板。此次最大下潜深度为2930米,获取了1块玄武岩岩石、1只海参、1只海葵、10余个柳珊瑚、4管沉积物和16升近底海水等样品。

石学法爬出载人舱,走下铁架。一桶桶海水从头而降,他张开臂膀,迎接浇灌。“洗海澡”是载人深潜对首次下潜人员的独特欢迎仪式。

“你们辛苦了!”队友们用聚集到甲板上,用简短的话语和热情的拥抱表达对下潜成功的祝贺。

“一名科学家最高兴的事就是亲自实施自己制订的科考计划。”石学法激动地说,“以前参加过很多次蛟龙号下潜方案的制订和评审,但这一次能够亲自执行自己制订的下潜方案,还是非常激动。”

“该潜次是我国首次沿南海海山剖面自下而上进行的系统观察和取样。”石学法表示,其中玄武岩样品为研究新生代南海海山的形成时代和演化提供了基础,对于研究南海构造演化的具有重要意义。

1   2   3   下一页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舒珺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