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洋中国

深圳一行长卷800万出逃 牵出涉金额120亿地下钱庄

发布时间: 2015-08-28
放大缩小

在一宗涉案金额6600万元的诈骗案中,作为嫌疑人的银行行长卷款800万元辞职逃跑,此案牵出了6个从事跨境汇款的地下钱庄团伙,最终带来涉案金额多达120亿元的地下钱庄大案的告破。昨日,记者从宝安警方获悉,在这宗代号为“306”的案件中,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30名,经审查后刑事拘留24人,目前已全部被批捕,并缴获涉案银行卡300多张,冻结涉及18家银行的1087个账户。

动辄多达上千万元的交易金额,错综复杂的团伙关系,警方经过接近1年的侦查,终于摸清该团伙成员信息及作案手法,将其一举打掉。昨日,警方向记者披露了本案侦破的详细过程。

行长以代转资金为名卷款而逃

“306”专案的最初线索,来源于宝安法院转交给宝安公安分局的一宗案件。

2013年7月,80多岁的香港商人陈达向宝安法院提起诉讼,控诉沈某生职务侵权。原来,沈某生是某国有银行深圳宝安支行的行长,是陈达的老朋友。陈达在大陆经商多年,2012年初欲变卖资产回港养老,但担心由于外汇管制,自己的资金短期内无法全部转回香港账户。

沈某生得知此事后,主动提出自己手中有外汇管控指标,可以帮助陈达转移资金,陈达当即同意,并按对方要求,将200万元好处费汇至沈某生的账户。约半年后,陈达带着变卖资产所得的接近6600万元人民币找到沈某生。

据了解,陈达先后分三次将这笔钱转入沈某生指定的户名为李红菊的账户,每笔约2200万元,不过,前两笔准时到账后,最后一笔到账金额却莫名少了800万元。陈达询问沈某生得知,后者并没有所谓的外汇指标,而是依靠地下钱庄帮陈达转移资金。

2012年11月23日,沈某生从其工作的银行辞职,卷款而逃。陈达随后向宝安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审查后,发现沈某生涉嫌诈骗罪,遂将案件移交到宝安公安分局。

交易记录牵出6个地下钱庄窝点

宝安警方经侦部门找到线索后,从沈某生、李红菊入手进行审查,发现李红菊的账户收到陈达的资金后,短时间内即向5个可疑账户转移资金,这5个可疑账号随后又各自向100多个账号转移资金。

据宝安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曹启南介绍,经过继续追踪可疑账号,警方锁定了一名为叶某城的36岁汕头籍男子。“该男子的资金流动显示,其通过自己的妻子、姐姐、姐夫等人继续进行资金流转,属于家族式的地下钱庄。”曹启南说。

“所谓地下钱庄,就是像这样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擅自从事跨境汇款、买卖外汇、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违法犯罪活动。”曹启南说。而陈达的涉案资金的转移,便是由沈某生联系叶某城等地下钱庄的经营者,并转移至境外的。

经过继续串并有关案件,办案人员惊讶地发现,以叶某城为首的地下钱庄团伙,竟与警方正在侦办的另一宗合同诈骗案所涉及的地下钱庄有交易记录。

原来,2014年4月,宝安警方接报一宗以陈远祥为嫌疑人的合同诈骗案,该案中,陈远祥以投资电子原料进出口生意为名,骗取了被害人资金1亿多元。为了将这笔赃款转移出境,陈远祥找到了嫌疑人郑某生所经营的地下钱庄,由后者代为转款。

“我们侦查中发现,郑某生所在的地下钱庄与叶某城有数十笔的交易记录,从而把两个案件关联起来。”曹启南说。目前,陈远祥仍然在逃,其已被列入中纪委发布的“红色通缉令”100人名单。但郑某生及其地下钱庄的基本情况却浮出水面。

经过串并分析,警方共锁定了6个类似的地下钱庄窝点,主要集中在宝安区新安街道、西乡街道以及罗湖口岸等地。

地下钱庄多为多年家族式经营

今年6月2日凌晨5点30分,宝安警方出动100多名警力,组成8个行动小组,对已掌握的地下钱庄窝点展开抓捕行动,在宝安、罗湖两地成功抓获30名涉案人员,现场缴获了银行卡300多张,现金(人民币及外币)一批。后经审查,对包括叶某城、郑某生在内的24名嫌疑人处以刑事拘留,目前已全部被批捕,至此,“306”专案取得重大成果,据统计,涉案金额多达120亿元。

警方审讯发现,这些地下钱庄窝点多为家族式经营,并且在宝安新安、西乡一带经营多年。例如,叶某城及其姐姐叶某莲早在2006年便开始经营地下钱庄,他们主要借小店或杂货店、甚至站街摆点进行经营,经过多年口口相传,不少人都知道这里有人从事办理外汇、承兑等非法的地下钱庄业务。

而郑某生为首的地下钱庄同样是家族式经营模式,已在深圳非法经营多年,目前,包括其本人、弟弟和妹妹在内的3名成员已被逮捕,而他们的父母则在警方追逃之列。

以手续费及汇率差为获利来源

曹启南介绍,这些从事地下钱庄经营的人,主要以手续费和汇率差为获利来源。以叶某城团伙为例,他们接到生意后,马上联系香港的下家,随后,客户将资金打入叶某城控制的境内账户,随后,叶某城姐弟将资金转账给香港下家控制的账户,迅速完成港币兑出。在此过程中,叶某城姐弟一般收取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的手续费。与银行汇率存在的差价也是地下钱庄的获利来源。

此外,不同的地下钱庄之间各自经营,但经常互相合作。“当有一方接到一笔金额巨大的‘业务’、难以直接‘消化’时,便会找到同行帮忙,将一部分资金交予对方转移,并收取一定的业务往来好处费。”曹启南说。

据了解,这类通过境内外网上银行以及境内本外币现金交易,在非国家指定交易场所非法从事资金结算和外汇买卖的活动,涉嫌非法经营罪。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章来源: 深圳特区报评论
责任编辑: 舒珺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