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海洋中国

中海油研究总院——朱江

发布时间: 2015-03-17
放大缩小

中海油研究总院——朱江

朱江

中海油研究总院——朱江

马上准备上WC13-1井口平台,旁边是“南海2号”

  姓  名:朱江

  工作单位:中海油研究总院

  事迹概要:

  朱江,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巾帼建功标兵,中国海洋石油工业油田开发第一位女性项目经理。30年来,她先后主持完成了渤海、东海和南海等三大海域53个油气田的百余项开发设计及科研项目,为国家节约或直接创造的经济价值数十亿元。海洋石油开发界有这样一句话:开发上有难啃的硬骨头,交到朱江手上就放心了。30年来,她经常出现在机修车间、维修现场,以及茫茫大海中的海洋石油开发一线,在冷冰的钢铁间穿梭,在波涛骇浪中前行,因为她懂得,设计研究要与生产紧密结合。从世界级稠油油田南堡35-2的开发设计到中国海域一次次区域开发实践的成功,她将对大海的深情变成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在海洋石油这个战天斗海的高风险行业,展现了女性特有的睿智、坚忍与自信。

  事迹介绍:

  朱江,女,1982年2月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同年加入渤海石油钻井公司机修车间。从业30年来,她从最基层的加工设计开始,一步一个脚印走到海洋石油开发研究和设计的最前沿。如今,担任中海油研究总院技术研发中心主任的朱江依然恪守着一名普通技术人员的本色,她最为牵挂的依然是“为国家多采油、采好油”。

  作为第一位海洋石油开发的女性项目经理,朱江先后主持完成了渤海、东海和南海等三大海域53个油气田的百余项开发设计及科研项目。1991年至2011年间,由朱江主持或参与的项目和课题,为国家节约或直接创造的经济价值数十亿元,为中国海洋石油工业的科技进步和快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获得各类科技进步奖21项。海洋石油开发界有这样一句话:开发上有难啃的硬骨头,交到朱江手上就放心了。

  办法总比困难多

  渤海冬天的严寒、南海盛夏的酷热,都没能阻挡朱江奔赴一线的步伐。为了一个模块钻机的调试,她可以在海上平台“烤”上半个月;为了收集一线资料,她能够在海上来回颠簸近20个小时。

  30年来,朱江经常出现在机修车间、钻采设备的维修现场、海油建设一线,在冷冰的钢铁间穿梭,但她的心一直暖暖的,因为她懂得,研究要与生产紧密结合。这一段段艰苦而难忘的经历为她日后成长为钻修机首席工程师打下了坚实基础。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作为海洋石油开发的核心装备之一,模块钻机的基本设计及详细设计工作一直由国外设计公司垄断。说起来很心酸,在我国海洋石油工业发展初期,拓荒者曾经不得已将好不容易进口得来的设备绑在浮筒上充当钻机用。

  朱江仔细算过一笔账,如果海洋石油工业的重要支撑——钻修机能够实现国产化,所花费用与依靠进口之比大约为1:8。仅设计费用一项,每套模块钻机最多可节约1200余万元。“不管多难,都要做成这件事情!”朱江下定决心。她常说,不管有什么艰难险阻,有心人的办法永远比困难多。

  2004年初,朱江带着专业室的两个同事,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北上兰州、宝鸡,南下湖北江汉、河南南阳,再入西南的三个地市,晚上都是在火车上度过的。胃病、腰椎疼痛、关节炎常伴随着朱江,同行的男同事私下里都感觉行程太密集、身体吃不消,为朱江担心起来。她却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明明觉得浑身快散架了似的,可“一想到此行下来有可能推动钻机国产化进程,整个人就很兴奋”。

  尽管海洋石油的情况比陆地复杂得多,尽管陆地油田的钻机国产化也在摸索过程中,这一趟下来还是给朱江启发良多。回来后,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向公司提出一份关于海上模块钻机国产化的建议书,率先提出平台模块钻机国产化的研究方向。

  从2003年到2009年,朱江参与设计了平台钻机18套、修井机35套。目前,海洋石油模块钻机设备已基本实现国产化,国产化率已从最初不足40% 提升到2008年的96%。

  钻修机的国产化不仅锻炼了国内的EPC总包和设计队伍,而且也给国内的石油钻采设备制造商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为振兴我国民族装备制造业做出了贡献。而经由朱江参与审查、制订的《海上石油平台钻机》这一企业标准也被国际标准化组织认可,为我国设计、生产的钻机打破相关技术壁垒、走出国门奠定了技术基础。

  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

  在朱江的办公室里,正对门的书柜上一字排开6顶安全帽,拿下来一看,帽子上有很多人的签名。朱江说,这是平台和建造场地的弟兄们送给她留作纪念的,这样的安全帽在她家里还有七八顶。

  海洋石油工业是高风险行业,一线工作的主体是男性。作为一名女性科研人员,瘦弱的朱江却经常往海上平台和陆地终端跑,支撑她的是一个信念——30年前她背着行李在渤海油田门口看到的一句话——“拼命也要下海拿下大油田”。30年里,凭着这种和石油一样浓稠的情感,朱江把一切献给了国家能源的有效开发和合理利用。

  2004年5月,朱江时任锦州25-1南油田前期研究项目经理。这是我国海上开发的第一个带油环砂岩气藏和变质岩潜山油藏的复合油气田,项目总投资70多亿元。

  油田位于冰区,不仅油藏储存条件复杂,而且下游天然气市场反复变化,使项目组的研究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跨油藏、钻采、工程、经济、环评、安全、处理终端等多专业学科。

  朱江带领一个40多人的项目组,历时4年,经过上百次汇报,前后拿出60多套开发方案。这个区域第一次成功应用了海上油气田区域开发的理念,在辽东湾海域构成了西至葫芦岛、东连营口港、南接绥中的海上“T”形油气外输大动脉格局,形成了年生产和外输合格原油500万吨、天然气8亿立方米的生产能力,最终获得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

  为了改变渤海油田“渤南多气,渤西少气,曹妃甸冒气”的天然气资源不均衡现象,2007年9月,朱江开展了渤西南联网供气即“一根扁担挑两头”的研究设计项目。

  她和设计人员经过现场大量调研、反复分析比较、多轮方案优化,终于在2008年7月以“油气田区域开发”基本理念为主线,完成了这一重大项目的研究方案,历史性地突破了海上跨区域、跨体系的综合开发和联网供气,实现了节能减排和天然气资源的综合有效利用。

  这一项目已于2009年12月建成投产,彻底解决了沿途缺少燃料气的海上平台长年烧柴油的问题,还使海上油田氮氧化物、二氧化碳排放大大减少。预计在未来整个生产期内,总共将减少17.42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排放。期待着渤海湾海底管道贯通连接如同地铁规划线一样的朱江,因热心区域开发在中海油研究总院被戏称为“区长”。朱江“区长”将自己的梦想倾注到垦利油田的区域开发研究工作,她渴望描绘出一幅美妙的海上开发图景:区域内地面工程设施设计得“合理到位”,地下油气资源开采的“得心应手”……。

  经过多年的艰苦工作,她描绘的蓝图即将在垦利油田变成现实。在区域开发研究过程中,团队成员得到锻炼,区域开发思想和理念得到深化和完善,系统、逻辑与创新的思维方式得到传播和实践。在“嫁送”垦利油田区域开发方案之后,现在的朱江“区长”又满怀梦想和热情迎接新的调整:带领一支新的团队投入到石臼坨地区区域开发项目中……。区域开发是新事物,只有强烈的责任心,才能有力地推动区域开发在海上油气田的成功实践。渤海湾乃至中国海域“一盘棋”的开发局面,凝聚着以朱江为代表的中国海上石油开发团队的心血。

文章来源: 人民网
责任编辑: 孙洁
 
分享到:
20K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