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 字号:
永暑礁上的创新发明“狂人”
海洋中国-中国网 http://ocean.china.com.cn/   时间: 2012-12-24 10:44  责任编辑: 海洋

 

上报气象数据140多万组

    南沙气象复杂,台风较多,冷空气活动频繁,西南季风和东北季风的风力常常都很大,如果预报不准,就会给南沙值班的舰船带来危险。而目前永暑礁气象观测站采集水文气象数据主要依靠人工观测。

    2005年12月19日,南沙海域遭遇12级台风袭击,室外狂风大作、海面巨浪滔天,小小礁盘仿佛摇摇欲坠。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进行室外测量十分危险。而李文波却认为,天气越恶劣气象数据越宝贵,决定前往观测点采集数据。

    室外风急浪高,雨点打在脸上如针刺般疼痛,猛烈的海风刮得他们睁不开眼睛,李文波匍匐着慢慢前进,200米不到的路程,他足足爬了半个小时。

    海洋气象观测要求每隔2小时对风向、风速、气温、潮位等20多个要素进行数据采集,每隔3小时向上级气象部门报告一次观测结果。工作周而复始,既烦琐又枯燥,但是,李文波时刻坚持着:小数据连着大气象,小岗位也有大作为,必须坚持每一次观测都精益求精,确保提供的每一组数据都精准无误。

    20多年来,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共观测上报气象数据140多万组,创造了连续7000多天无漏报、错报的纪录,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度赞扬。

    在永暑礁上遥望北方

    2001年,李文波的母亲不幸瘫痪在床。怕耽误他工作,家里人一直没有告诉他。

    2003年4月,李文波第一次回到老家。满心欢喜的他,看到的却是已经卧病在床3年的老母亲。

    因长年卧床,母亲胳膊、腿上的肌肉多处烂伤,嘴巴已不能吃东西,只能用管子吸点流食。

    面对母亲的惨状,李文波欲哭无泪,每天在母亲病床前寸步不离,喂食、擦身、洗衣服……恨不得把所有的事都揽到身上,以抚慰自己的愧疚之心。

    然而,这一次,李文波仅仅在家陪伴母亲10天,就接到执行南沙守礁的命令。他二话没说,在病床前跪别了奄奄一息的母亲,带着无限的愧疚和满脸泪水返回了部队。

    返回部队的第二天,李文波就接到母亲病逝的消息。而此时,前往南沙的舰艇刚刚驶离码头。那天夜里,李文波一个人走到后甲板,面朝北方,长跪在甲板上失声痛哭。那一刻,只有茫茫大海听见这个儿子的呜咽。

    忠孝自古两难全。在南沙工作的20多年中,李文波的姑父、姥姥、叔叔、三姐夫、母亲、大伯6位亲人先后离开人世。令人心酸的是,每一位至亲的离开,他都只能隔着茫茫大海,遥望北方默默祭奠。

    李文波的北京梦

    1991年,新婚第5天李文波就来到南沙,上礁后音信全无,妻子一个人在宁波以泪洗面。尤其是儿子刚出生那段时间,妻子还在打理一个小裁缝店。每天晚上照顾儿子入睡后,妻子还得加班赶制衣服。

    孩子2岁那年患严重痢疾,生命几度垂危。妻子独自带着孩子跑遍了宁波各大医院。那个时候,不管多不容易,她对身在南沙的丈夫只字未提。

    有一年,妻子做了乳腺瘤摘除手术,因手术引起血流不畅,左胸一条筋脉严重肿胀,稍一抬手就钻心地痛,行动极为不便。然而,面对神圣的守礁任务,李文波只能把丈夫的责任藏在心底,把对妻子的愧疚打进背包。

    20多年来,李文波与妻子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到3年。结婚以来他没陪妻子逛过几次街,从没陪妻子旅游过。即使是相隔不远的海南岛,妻子跟他说过无数遍,也没有成行。

    20多年来, 有9个春节,李文波是在礁上度过的,多病的妻子没有得到过他的照顾,孩子上学时他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带着妻子和孩子去北京看看一直都是他的梦想。但是那是一种奢望,他懂,他妻子也懂。他的妻子面对记者,无悔地说:“有时候呀,老李在礁上一待就是多半年,我就日盼夜盼,等他回来,我好睡上三天三夜。一个人带孩子太累了。可是,就这么个小小要求都成了奢望,更别提带我和儿子出去旅游了。不过,他既然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我选择了他,我就要全力支持他,没有对他的理解,我也不会选择背井离乡,跟他来到湛江。”

    朴实的军嫂,朴实的语言,无不体现着崇高的思想境界。

    在不久前对李文波的采访中,他说:“面对他们,我感到很愧疚,这也是我一辈子都不能释怀的,但是,我尽量用余生去弥补。我计划今年夏天等儿子高考完了以后,带着妻子和孩子去北京走走,去北京天安门看看升国旗,去看看故宫、北海、颐和园……”

点击进入中国网海洋频道>>http://ocean.china.com.cn

   上一页   1   2  


文章来源: 中国网
中国网